<del id="7em7a"></del>

<output id="7em7a"></output>
        1. <mark id="7em7a"><button id="7em7a"></button></mark>

          1. <acronym id="7em7a"><pre id="7em7a"><meter id="7em7a"></meter></pre></acronym>

            1. <nav id="7em7a"><object id="7em7a"><noscript id="7em7a"></noscript></object></nav>
            2. <acronym id="7em7a"><form id="7em7a"></form></acronym>

              1. 第四百九十九章 所謂的小布爾喬亞

                作者:方片2 || 上頁目錄下頁 || 手機閱讀重生之商界大亨最新章節第四百九十九章 所謂的小布爾喬亞
                熱門小說推薦: 權力巔峰 寶鑒 官道無疆 校花的貼身高手 大鑒定師 神藏 都市藏真 道藏美利堅 天下珍玩 美利堅牧場 絕品天醫 農家仙田 斗破之無上之境 文藝時代 極品小農場
                咱們這事情就這么定下來了?

                    于勝戎和李慶遠愣愣看著周銘,似乎仍然還覺著自己在做夢一樣,哪怕現在李復達和他的學生們已經在小西天的村子里住下了,哪怕就在十分鐘以前,他就和李復達他們坐在一起喝酒聊天,他卻依然不敢相信。

                    畢竟這個事情在他看來也著實太玄幻了一點,怎么剛才還傲氣十足,很看不上周銘的李復達,轉眼間就那么輕易能和周銘打成了一片,那么堅定的支持起周銘了呢?

                    要知道于勝戎在安排小西天事情的時候,甚至都還想過更多的事情,想過要帶著這些人去千島湖甚至出海去普陀山的,因為他覺得只有那種圣地才適合李復達這種詩人,卻沒想到只是一個小小的小西天居然就做到了,難道你周銘還會什么操縱人心的法術嗎?

                    “周銘先生您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呀?”于勝戎糾結了好半天還是忍不住問出了口。

                    周銘對于勝戎會這么問并不感到有任何驚訝,從自己做出這個決定開始,于勝戎就滿心的疑問,要是他不這么問,那他就要被自己給逼瘋了。

                    “就是看書呀!”周銘告訴他,“老于你忘了我之前特意管你要過李復達出的詩集和散文集了嗎?因為這些詩詞散文不僅僅是一個文學作品,尤其對我來說,他更重要是能反應李復達的一種性格喜好。”

                    于勝戎一臉的驚詫茫然,他現在已經對周銘喊他老于免疫了,他想不通的是另一點。

                    “周銘先生您就只是看了他的詩集就看出這么多嗎?雖然我知道他有很多寫竹林和茶葉的,但就這還不夠吧。”于勝戎說。

                    “這些當然不夠!”周銘理所應當說,“甚至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我主要是想分析他的性格和喜好。”

                    周銘停頓了一下才又說道:“李復達有一篇文章是我印象最深刻的,他說人都是要有一定文化修養的,因為有文化修養因為看到了更多,就會更加向往自由,只有一個自由的靈魂才可以分辨什么是美。”

                    周銘說完又停下來了,周銘看著于勝戎問他:“你從這里聽出了什么?”

                    于勝戎兩眼迷茫很不理解周銘究竟在問什么:“這能聽出什么?”

                    “很簡單,就是他這個人的成分性格,說白了就是標準的小布爾喬亞文藝青年。”周銘很直接說道。

                    這個答案讓于勝戎更迷茫了:“文藝青年我懂,但小布爾喬亞是什么?”

                    “就是小資情調,直接一點的理解就是一種很理想化的向往,一般是對我們理解的西方發達國家高品質自由生活的一種向往。”周銘給于勝戎解釋道。

                    其實小布爾喬亞并不是一個新生的詞匯,早在建國以前就已經被傳入了國內,尤其是在自由風潮洶涌的90年代,國內也有一段時間大肆宣傳過所謂的小布爾喬亞,于勝戎肯定也聽說過,只是一時半會想不起來罷了。

                    而在周銘看來,那位李復達就是標準的小布爾喬亞文青,說的通俗一點就是很向往貴族化的生活,又很喜歡無痛呻

                    吟的病態。

                    “這種人多半都很偏執,很喜歡感情用事,只要你對了他的胃口,他就很好說話,但相反你的生活態度和思維方式和他相差很大甚至截然相反,那你說什么他都會聽不進去了。”周銘告訴于勝戎。

                    對于小布爾喬亞文青的理解,90年代的人還沒有多透徹,但周銘卻知道,因為后世那些所謂進藏尋求自由和心靈解脫,所謂窮游不花錢,但實際卻是免費送炮的文青女們,就是這類人的典型代表。

                    他們就一根筋的認為自己的理想就是真理,別人怎么說都不聽,也不在乎自己付出了什么代價。

                    “當然除此之外這類人對生活品質和品位的要求也都很高。”

                    周銘又說:“就像李復達在他的散文里描述的那樣,一個人一杯茶一本書一個下午,如果能再聽一聽美國之聲,那就更完美了;閑暇的時候可以去打打高爾夫球,看著白色的小球劃出優美的弧線……”

                    周銘說著攤開雙手:“這種貴族式的生活,就是他們最向往的,所以小西天這里就是最符合他們那種品位意境的,有茶有故事,閑來無事還可以上山去打打野豬什么的。”

                    “可周銘先生您是怎么知道這里的?”于勝戎又問道。

                    事實相比之前周銘對李復達的性格理解,這才是最讓于勝戎搞不明白的地方。

                    因為他之前就知道周銘對人性格的分析很厲害,達到了妖孽的程度,所以周銘憑著幾本書就能把李復達歸類進小布爾喬亞,這就算再怎么不可思議,他也咬牙還能理解,可小西天這就神奇了吧?

                    小西天并不是自己找的,而是周銘告訴自己西子湖旁邊有這么個地方,于勝戎才安排的。

                    這乍聽起來好像沒什么問題,但細思極恐啊!

                    要知道濱江可是他于勝戎的地盤,就算他不是杭城人,但西子湖這里可是他經常能來的地方,怎么自己都不知道的地方,周銘就能知道呢?

                    “可能是之前我來過杭城一次,碰巧就來過這里一次,覺得很不錯就記住了吧。”周銘回答。

                    “就……這么簡單?”于勝戎愣愣的問,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當然不是這么簡單了!周銘總共就和蘇涵一起來過杭城一次,還是專門來找李慶遠的,就算有時間旅游,也只在西子湖上泛舟一下了,哪有時間去山里開荒呀!

                    周銘之所以會知道有小西天這個地方,完全是占了重生的便宜。

                    因為十五年以后,有一個世界頂級酒店集團,就是發現了小西天這里的人文地理,選擇這里投資建設那種少說一晚上五六千,專門面向有錢人的酒店。

                    周銘不知道那些有錢人的品位是怎樣的,但周銘卻能知道既然那樣的酒店集團能選這里,就代表這里絕對有可取之處,是能打動這些向往國外貴族的小布爾喬亞的。

                    而加上對李復達的性格分析,只要小西天這里能打動他,讓他對自己產生認同,就等于說服他了,這就是李復達這類人略帶偏執的性格。

                    這種性格說不上單純的好壞,如果他們堅持的事情是對的,那他們就是舍身取義的英雄;如果是錯的,那就會和川藏公路上那些為了搭個便車就把自己送給司機藏民隨意蹂躪踐踏的文青女們一樣,很蠢了!

                    那么現在既然已經有人把地圖給標好了,周銘剩下要做的就是把消息告訴于勝戎了。

                    也幸好于勝戎是濱江的地主,自己只給他模糊的說了這個地方,但以他在這里的人脈,只幾個小時就找到了。

                    周銘知道他一腦門的霧水,只是自己并不會告訴他。

                    想到這里,周銘重重拍拍于勝戎的肩膀對他說:“好了老于,你也不要想那么多了,反正李復達那邊已經表態了,我還是比較相信他的,現在情況那么好你就不要苦惱了,總是擔心當心腦殘啦!”

                    于勝戎對這話感到很受傷,因為自己現在有這些疑問才是正常的好吧,要是自己不在乎這些,那才是真的神經大條,才是真腦殘啦!

                    ……

                    與此同時在村里被收拾出來給李復達他們的民居里,袁成讓也在和李復達說著這個問題。

                    “老師您真的決定要幫他們周銘嗎?這是為什么呀?你不是說他是個滿身銅臭味的惡心商人,現在不過也是在利用我們,更是要擾亂濱海的市場,這樣的人我們干嘛還要幫他呀?這樣做不是和我們最初的初衷相違背,是不應該的嗎?”袁成讓說。

                    李復達并沒著急說話,而是先喝了一杯酒,然后把酒杯放在袁成讓面前。

                    “看到這杯酒了嗎?是小西天這里特有的茶釀,你覺得味道如何?”李復達問。

                    “以茶釀酒,這是我以前從來沒想過的,而這茶釀里有龍井特有的清香,和葡萄酒的味道完美融合在一起,很不錯。”袁成讓回答。

                    李復達隨后又指向外面:“周銘先生說這山上還有野豬,我們隨時都可以跟著獵人上山打獵,你覺得這個安排好不好?”

                    李復達說話間都已經不自覺的在周銘的名字后面加上了先生這個詞。

                    不管是之前還是現在,袁成讓都不理解了:“老師,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吧?”

                    “但是我覺得現在就是說這個的時候。”李復達告訴袁成讓,“我和你提這個茶釀我和你提可以上山打獵,就是想告訴你這個周銘先生的品位品性和我們是一樣的,他應該是我們的朋友!”

                    李復達接著又說:“那么現在我們不幫助我們的朋友,那我們還應該幫誰?難道還去幫沈百世那個滿身銅臭味的惡心商人嗎?”

                    李復達最后擲地有聲的對袁成讓說:“那我今天就把話放在這里,如果你敢這么做,我絕不會放過你!”

                    聽李復達這話,袁成讓都要哭了。

                    這都是怎么個事嘛!之前不說周銘才是滿身銅臭味的惡心商人嗎?怎么轉身就成沈百世了呢?這變臉可太快了吧?

                    只是這話袁成讓打死也不敢在李復達面前說出來的,他最后只能點頭回答:“老師我明白了。”

                    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com。妙書屋手機版閱讀網址:.com
                熱門小說推薦: 都市之最強仙尊 絕世神兵 千億新娘:總裁大人輕點愛 手術直播間 新婚,老公有貓膩 撿到五百萬之后 超級狂少 我養了個大魔王 校草大人求別撩! 我就是財神爺 撿漏 我的柔美鬼妻 貴妃又在欺負人 據說我是未來主角 你是我的鬼迷心竅
                11选5不亏本投注法